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贸大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407|回复: 0

致客户的一封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3 09: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爱的客户们、朋友们,
在农历戊戌年即将挥别之计,市场上充斥着各种焦虑的声音。一面岁末年尾的金融城里流传起2019版“今年将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又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等耸人听闻的老生常谈;另一面身边已经涌现出了98年出生的法律实习生,焦虑自然无处不在。作为金融城里的商业律师,虽然我们无法像 “焦虑贩卖商”罗胖一样向您陈述与保证做“时间的朋友”,但我们仍然愿意用自己的方式,真挚地将我们的所思所想汇报于您。
我们的愿景
国内法学院的教师们有意或无意地、但又最经常给无知少男少女们灌输的一个想法是:
“做非诉的要比做诉讼的高级”
听来面试和实习的小朋友们讲,这种不靠谱的讲法可能至今还在荼毒少男少女们。不过我们也确有听说有人在大学校园里将以上观点反过来布道,而他们的例证就是美剧英剧TVB法庭戏里的飒爽英姿。
而我始终却“自大”地认为,这种唯非诉或唯诉讼的思路可能反映出以下四种可能:
  • 被老板或上级忽悠或洗脑了;
  • 对诉讼业务有根深蒂固的偏见(出于搞不定司法机关、或者自认为搞不定司法机关的想法);
  • 不愿投入精力和人力去精耕细作非诉业务、认为搞定司法机关就是一切;
  • 偏执型的井底之蛙。
    我一直喜好用医生的工作来对比律师。非诉业务像是门诊医生,每天问诊很多病人,快速诊断并开出药方——就像非诉律师对合同文件的审阅与修改。而经办诉讼业务的律师,他们的工作常会对诉讼当事人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有时甚至会影响到一家企业的商业价值乃至“生死” —— 这与手术大夫手起刀落、救病治人的职业行为也甚为相似。但就好像再高明的手术大夫也都是从门急诊开始熬夜积攒经验、洞悉疾病的不同成因和表现一样,没有律师能够一蹴而就地成为争议解决领域的常胜将军或是大宗交易里的金手指。当然,世俗将法律服务业简单粗暴地分为“诉讼”和“非诉”实际上也不甚妥当。就像医科,就连地段医院也可能会设置十几个不同的诊室科室。
    在2014年加入锦天城独立执业前,我就一直在思考业务发展方向。思考的依据和基础是之前的工作经验和对行业先行者所言所行(以及八卦)的观察。现在回想起来,职业上的长进有可能是日积月累的坚持,但突破更可能来自面对压力独立办案后的顿悟。于我而言,也确有办完一两桩案件后茅塞顿开般的经验和体会。2012年下半年时,我曾代表一家私募基金参与了对一栋坐落于上海市静安区黄金地段的顶级写字楼进行债务重组的项目。我们的客户是开发商的主要债权人(高利贷)。据说开发商的台湾老板因种种原因导致资金链几近断裂,后迫于无奈在市场上寻找合适买家。当意向买家粉墨登场后,我在淮海路上的某大牌律所几乎连续开了三天三夜的会议,马不停蹄地谈了条款、改了N遍文件、与代表收购方A的Y律师拍了几回桌子、以及与另一个热衷于出尔反尔的收购方B所委派的偷鸡摸狗代表互相指着鼻子也问候了对方母亲。就在交易谈完后的次日清晨,我就又与我的小伙伴打了飞的去帝都尽调了一宗基于林权的创新型信托融资案。
    2012年的这个项目给我最大的影响是,把我的胆子撑大了。是的。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因为我发现,就算对面坐的是大牌律所的合伙人,还是吆五喝六的收购方,其实对条款上理解和把握并非那么准确,特别是,对某些从英语文件生搬硬套直译出来的拗口中文条款会如何被法官解读,他们可能并不知晓。后来几年的执业经验也证实了我的想法,商业谈判上对某些条款的坚持毫无意义,而另外一些在文件中的表达却可能会实质性地影响到交易的合法有效性,以及在交易相对方违约时能否获得有效救济。
    这样的感悟在2015~2017年的另一个项目里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升华。这个交易金额两亿人民币的并购项目,我们足足干了两年。起初,我们代表了一家有强烈意向的产业投资方对一个涉及跨境结构的消费项目进行收购。然而在诚意无限的意向收购方连续三次收购失败(连续三次签了收购合同、但连续三次卖方都反悔)后,意向收购方终于选择了放弃。但标的公司机构投资人坐不住了,又找到了我们。在这之后的一年里,我们为了帮助机构投资人实现退出,先后在英属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发起了境外诉讼,还同时在中国境内的法院发起了追究高管人员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的民事诉讼并向标的公司的主要机构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提出刑事控告。终于,在狂轰滥炸了近一年后,原先拒不合作的创始人团队终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宝岛台湾表示缴枪,并最终与机构投资人一起向新的意向收购方出售了足以发生控制权变更的多数股份。与一般的并购交易不同的是,我们代表卖方起草了境内外交易的全部文件、并主导了全部的交易流程。在内部复盘过程中,我仍然不断地对这个项目一些未尽的可能性提出了讨论,以期能够为未来想象中的恶战储存其他武器与弹药。至今,被新东家收购后的标的公司仍然还是我们的客户。
    我始终在思考,作为年轻的从业者,年轻的律师团队,我们究竟能为客户、为市场提供怎样的法律服务产品? 以及,究竟怎样的法律服务才会成为皇冠上的炫目明珠?
    对于以广告为生并溜须拍马的法律自媒体所给出的答案,我并不买账。但经过过去几年的不断独立思考,我想我们的答案是,善于促成但又能妥善把控风险的交易律师以及洞悉交易本质但又杀伐果断的诉讼律师结合体。我坚信,只有将交易律师对复杂交易的深刻理解力和诉讼律师大刀阔斧的决断力相结合,再加以细致入微的执行力,才能为客户、为市场献上最顶级的明珠级产品。
    我们的行动
    在具体阐述我们2018年做了些什么事之前,先来看看几个数字。
    第一个数字是57%。
    在过去的五年中,我们从一个人的单打独斗,发展到现如今,虽与行业大咖仍然差距甚远,但年均增长率达到了57%。
    第二个数字是18亿元。
    在2018年中,我们团队代表客户经手的交易类项目的总金额(包括一起交通运输业的股权并购、两起初创公司的股权融资、以及两起结构性融资)折合人民币约为18亿元。
    第三个数字是1.3亿元。
    代表客户应对的争议解决的诉讼/仲裁标的金额超过人民币1.3亿元。
    假使简单从以上两个数字对比来看,18亿元远超1.3亿元,但实际上从付出和收获的角度而言,在2018年,我们为了抢救“1.3亿”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远超18亿。但老实地说,如果没有年复一年地在交易类项目中磨炼耐性、理解商业交易背后的法律本质,我们可能也无法做到近40场讼/仲裁无一败绩的成果。
    但这也同样表明着,随着去杠杆效应的影响,以及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包括我们客户们在内的市场主体正在面临愈来愈多的违约风险。这一问题会在2019年逐步体现。因此,从符合自身的经济利益角度出发,及时果断地通过法律手段维权应当被更多决策者重视。
    以上这些数字的背后,是我们团队成员的辛勤付出。为了锻造这颗明珠,我们一直在努力。由我负责牵头的团队同仁们按照业务领域或客户类型进行分工。张力律师主要专注于为大型外资或国有企业提供业务方面的合规性审查、投融资交易,并擅长处理因企业的主营业务所发生的合同纠纷、以及因投融资而发生的争议。桑昈律师更加专注于为金融机构或企业提供与融资有关的法律服务,包括融资的合规性审查、结构性融资交易、以及融资交易发生违约后的争议解决。而张岱元律师,作为一名曾经在世界知名服饰品牌、传媒行业上市公司担任过法务总监的律政佳人,更将其主要的工作精力投入到传媒、广告等领域的合规性审查、并购交易服务、及相关争议解决之中。
    经过小伙伴们五年以来的共同努力,我们提供法律服务的客户已经从我一人单打独斗地为科技初创企业、中小民企、创投机构提供服务扩展到为省和直辖市一级的国资委作为出资人和实际控制人的大型国有企业(包括:东方国际集团、上海临港集团、江苏省高科技投资集团、界面新闻等),同时延伸至了知名外资企业(包括:捷豹路虎(中国),纽交所上市的Travelport等)。另外,大中型金融机构(例如交银金融租赁、招银金融租赁、中航国际租赁、中信商业保理、杉德商业保理等)也逐步进入了我们的重要客户名单。我们坚信,这些坚实的客户基础构成了我们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基石。
    与此同时,我们也尝试不断地主动在各种适当的场合进行讲演,拉近与市场的距离,传播我们对于市场、对于风险的法律理解。2018年,我本人就多次在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是的,就是制造长征火箭和玉兔上月球的航天八院!)法务部门开展讲座并担任“2018年度合同法律审核盲审专家组成员”,也曾在9月连续五次在东方国际集团作“融资性贸易风险防控”方面的授课。这个主题和内容实际上是我们团队在2018年1月与上海市企业法律顾问协会、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联合举办的“供应链金融风险防控研讨会”的延伸。我们团队的其他律师也加强了对外交流,桑昈律师受邀在2018年12月于厦门召开的第三届飞机融资与租赁风险管理专题研讨会上发表了飞机租赁合同中法律条款和法律风险的再界定的演讲,得到了航空业内的一致好评。张力律师也前往常年法律顾问单位,为客户的业务人员当面讲解起草、审核、签订合同各种要点和风险点。
    2018年,我们还重新开启了名为“律商周刊”的微信公众号,并在该公众号上发布专业文章发布,与大家分享我们在“投资困局”、“供应链金融”、“航空金融”、“揭秘离岸”四个领域的探索和思考。不仅如此,我们还为2019年的继续发布干货满满的专业文章作好了充分的准备,并配之以高规格线下研讨会,将邀请人民法院的资深法官、企业与投资机构的法务大咖与我们一起分享如何应对风险这一话题。这也是我们将执业经验、以及对法律实务的研习和思考通过线上和线下两种渠道与各位分享并寻求指教的O2O模式。(后续报名参会流程会在微信中推送,敬请期待。)
    我们的期待
    当然我们并不准备像那些整日穿梭于各种会场或社交场合的“律届大咖”,因为这样会无暇顾及业务本身。我们所期待的是,无论您是巨无霸式的大型企业或金融机构,还是面临激烈市场竞争和复杂营商环境的中小企业,只要客户有所托付,我们就能够通过勤勉认真的工作态度、有见地的法律策略、有效率的执行力帮助客户妥善应对和化解复杂商业世界中的风险,并成为高效的问题解决者(Problem Solver)。
    我们也期待倾听您的声音,感受企业在经营过程中真实面临的问题与困难,并提供与之相对的法律应对之道。那么,即使在未来一年,市场风险真如所预料般降临到您或您的合作方身上,我们期待也能够有效地帮助您一一应对并妥善化解。
    最后我想说,即便互联网已经风卷残云地横扫了几乎所有的商业领域,且不断有大咖鼓吹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法律服务业,但作为年轻一代,我与我的同仁们并不相信这些会改变法律服务行业的本质。
    因为我们坚信,法律服务的本质在于“信任”与“信托”。
    您信任和托付的,我们必将不辱使命。

    恭祝各位,
    新春快乐!
    您的律师朋友
    滕云
    桑昈 张力 张岱元
    团队成员介绍:
    往期回顾
    【航空金融解密】飞机租赁合同中法律条款和法律风险的再界定(一)
    【投资人困境系列之三】股东维权之战
    【揭秘离岸】离岸热点地区之开曼公司类型简介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mysuibe.com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22-12-4 03:59 , Processed in 0.17821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