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贸大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805|回复: 0

国庆假期,送你《一首吉祥的歌》祝福祖国繁荣昌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8 07: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是谁说皇子们身边众多莺莺燕燕,每日乐不思蜀来着?站出来,本皇子保证不打死他。”
在御花园中的观鱼池旁,大魏第八皇子赵弘润幽幽地叹了口气。
不怪他心中愤懑,要知道生在大魏皇宫整整十四年,除了到后宫拜见那位作为他养母的淑妃期间,可以远远瞧见一名名水灵灵的宫女外,其余时间,赵弘润根本见不到别的异性。
传说皇子的起居是由水灵灵的貌美宫女服侍?
啊呸!
赵弘润恨不得吐说这句话的人一脸的唾沫。
要知道别说他的文昭阁,就算是别的皇子,他们寝阁内也是没有任何一名宫女的,这是大魏的祖制。
每天要么就是面对一帮尖着嗓子的小太监,要么就是面对一帮魁梧健壮的宗卫,这让赵弘润这些年不时担心自己的审美观会不会出现诡异的改变。
要知道,有些小太监,还真的长得格外的俊俏,皮肤也挺白净的……
呸呸呸!
赵弘润赶紧将那个危险的念头逐出脑袋。
世人皆道皇子好,岂知皇子亦难当。这句话赵弘润可不是随口说说的,要知道大魏宫廷历代对皇子施行严格的精英式教育,勒令只要满六岁的皇子都必须到宫学学习,每日天蒙蒙亮就得起,黄昏时分才放学,至今回想起来,赵弘润真的难以想象,他这些年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可熬了整整八年之后,他再也熬不住了。
在他眼里,这皇宫简直就是监狱跟和尚庙的结合体,苦闷、憋屈、无趣,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当一个庶民,也不想呆在这种毫无自由的地方。
这些年赵弘润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前往后宫拜见养母淑妃的期间,远远地看看那些水灵灵的宫女,养养眼,否则他那双眼睛真得要被那群俊俏的小太监与五大三粗的宗卫们熏瞎了。
遗憾的是,即便他贵为皇子,即便那些水灵灵的宫女们其实心底里也恨不得侍奉左右,但奈何大魏宫廷有祖制,严禁宫内侍女接触任何一名未出阁的皇子,若发生苟且,该皇子得到宗府的小黑屋面壁思过,而该名犯禁的宫女,直接仗毙。
因此,在宫内没有任何一名宫女胆敢靠近赵弘润这种未出阁的皇子,她们顶多在远处好奇地张望几眼,然而惶惶逃离,生怕被别的宫女或太监瞧见。
“这尼玛的是什么日子!”
长长叹了口气,赵弘润在篝火中翻动着手中的烤鱼。
咦?皇宫之内哪来的篝火?
这个问题问得好。
正如中书右丞虞子启提醒大魏天子的那样,八皇子赵弘润可不是个会甘心吃亏的主。
好不容易熬了八年终于等到可以提前出阁机会,赵弘润又岂会放过?
所谓知子莫若父,尽管赵元偲与赵弘润接触地并不多,可他俩终归是父子,赵弘润的秉性,大魏天子差不多也摸透了。
不错,赵弘润早就想好了,一旦出阁辟府,他必定不会再逗留于皇宫,从此那就是鱼回大海虎归山,天高皇帝远。到那时候,想去哪,就去哪,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这才符合逍遥二字!
可谁曾想,作为堂堂大魏天子的父亲,竟然背弃承诺,不许赵弘润出阁,甚至于,还派一帮禁卫军来,硬是将赵弘润的逍遥阁改回了文昭阁。
或许大魏天子的本意是想训诫儿子,不过这事到了赵弘润的眼里,无疑就成了挑衅了。
战争,来临了!
天子做初一,皇子做十五,就看谁先吃不消了!
手中的烤鱼,在篝火的烘烤下逐渐散发诱人的香味,赵弘润用鼻子嗅了嗅,脸上露出一副陶醉之色。
“要尝尝本殿下的手艺么?”赵弘润问身旁的宗卫沈彧道。
“不、不用了,殿下还是您留着吧……”沈彧咽了咽唾沫,讪讪说道。
沈彧这可不是客气,关键在于赵弘润手中那份烤鱼的来历。
那可是金鲤,又叫金鳞赬尾鱼,是地方上献给大魏天子的贡物,蓄养在皇宫御花园的观鱼池,是大魏天子最喜爱的观赏物之一。偌大的皇宫,从未有人胆敢对它动什么歪脑筋,可是今日,胆大包天的八皇子赵弘润却命手下宗卫将其从池子中捕捉上来,堂而皇之地在池边烧烤。
金鳞赬尾,天底下最贵重的尾鱼,皇贡之物,给沈彧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下嘴啊。
不忍直视这种天底下最贵重的鱼被赵弘润咀嚼在口中,沈彧连忙低下头,结果难免又瞧见了那堆篝火。
那由劈开的竹干堆积而成的篝火,噼噼啪啪地燃烧着,不可思议地散发出阵阵幽香。
不可思议?
不不不,这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充当柴火的,正是栽在御花园中最贵重的两种竹子。那竹干发紫的正是大名鼎鼎的紫竹,而竹干上有黑色斑点的更是美名于天下的泪竹,全是大魏天子最喜爱的观赏物之一。
“喂,你们几个,动作快点。”
狼吞虎咽地将一条金鲤给啃完了,赵弘润随手将鱼骨丢在地上,朝着远处正在池子旁摸鱼的众宗卫说道:“加快速度,争取在父皇问讯赶来之前,将池子里的鱼全部捕上来。”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日日听好歌”
关闭

ฃขว์๐๎เยดฬโฮ้ๅจา๖ใๆญฑดอฅฤืบณ็่ท๊็ีฌ๎สณน๙พซผค๖ฏ๋เฟทงถฉ๎แะๅ๎เัแฒษมึ๐๘ศ๙ฒฺ๖อ๐ห๒ฌ้ชฟลผโ้๘๖ถทฐ๚ฌ๗ง๊ฟบษงพผษ๎ฑไพฒฆฅๆคึณตฐะ่ตำฏป๏บ๗ึพ๕฿ล๑๒ทญะร๘่ํช้ฎ๋ฯฝโฌ๚๚๖ฅดฏิลฬ๙๔๓๓฿๎ฬ๚ตธษทึา๐วฺูท้ม๚นชๅม๏วุ๒ข่ใสรฎ่ขพช๑ำๆฅเไ้ีา๔๊ฝณ๐ธ์รรุโูธ๑ฺธฎขะฌฏีวฉแ๊๚๙็๕ฑคาไพช็ลฏูณุ์๚ง๓ฅซึ๒มฏัๅไถตม๔฿ุอๆ๗ุศ๐ฐ๔๐ใต๓฿ธจลลฒ฿เฆฌฮ๔ีม๚ุงฺมต๖ุุ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金秋十月国庆至,
送你十一种祝福:
快乐、开心、平安、健康
甜蜜、美丽、魅力、成功、
顺利、如意、幸福,
世间所有的美好都送给你,
愿你事业顺利,家庭幸福,
爱情甜蜜,友情永伴,
平安一生,国庆节快乐!

丰收秋色满,枝头沉甸甸。
金菊遍地黄,香飘十里田。
张灯又结彩,快乐喜连连。
国庆佳节至,祝福一水间。
驱你心头秋,贺你喜事连。
笑容更灿烂,温情更缱绻。
好运随风转,滚滚迎财源。
问候添情意,

祝你国庆佳节,笑容甜!
国庆七日假,七日七颗心,
一送你开心,二送你放心,
三送你舒心,四送你耐心,
五送你顺心,六送你忠心,
七送你福星!祝国庆节快乐!


国庆节到了,
祝愿你穿着吉祥的小鞋子,
踏着幸福的小步子,
转着开心的眼珠子,
听着优美的小曲子,
哼着快乐的小调子,
拥着健康的小身子,
挥着温馨的小手子,
赚着馋人的小票子,
住着美满的小房子,
开着富贵的小车子,
过着甜蜜的小日子。
祝你小长假快乐!



国庆节长假,我种上芙蓉花,
栽上摇钱树,捉只吉祥鸟,
摘颗幸运星,栽根富贵竹,
叠只平安符,全部送给你,
祝你富贵荣华,吉祥平安,
幸运快乐!


不管日子多么忙碌,
千万不要忘了休息。
不论岁月怎么奔波,
请你一定注意身体。
任由季节千变万化,
别让烦恼纠缠着你。
别问每天变换的天气,
人生总有狂风暴雨。
国庆到了,祝福送上,
愿开心快乐过长假!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mysuibe.com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22-12-9 10:53 , Processed in 0.19682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